这8座射电望远镜连续进行了数天的联合观测,视觉中国与全景网络都已经无法打开

这8座射电望远镜连续进行了数天的联合观测,视觉中国与全景网络都已经无法打开

作者:概况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3-12 23:26    浏览量:

前言都是第一届看见黑洞照片的人,当然是要激动一点啦。黑洞照片从第一天公布就引发了全民关注,各大品牌方更是纷纷借势黑洞照片做文案、打广告,这种借势营销肯定是效果显著的。不过视觉中国的一则声明,让品牌方都慌了,要收版权费的?本来没想蹭这波热点的,但是公司同事发现了一件事,我们中国广告网在广告节上的背景板图片也被视觉中国版权所有啦?!这意味着我们广告网用这张图片也要给他们付费才行?既然被扯上关系,那我们怎么也得聊一聊了吧,聊一下这个广大品牌眼中的黑洞。对于视觉中国这家公司来说,昨晚是一个不眠夜。这不是说笑的,就在凌晨3点多,该公司还在发布道歉声明。而据人民网报道,视觉中国的负责人更是被天津网信办连夜约谈,责令网站停止违法违规行为。其实所有互联网公司对于视觉中国这名字都不会陌生,网上有段话是这样讲的:如果你的公司还没有被视觉中国找过,那证明你的公司还不够大。虽然是句玩笑话,但也说明了视觉中国的这张“版权之网”撒得很广。视觉中国的核心“商业模式”一直以来视觉中国都是怎么做的呢?他们的网站是开放的,用户可以直接把图片上传给他们,上传之后就表示已经授权给他们了。然后开发的一套系统,会主动搜索网络上这些未经授权的照片,找到之后就开始找企业要钱了。如果不给的话,那就只能走上诉讼这条路了,这时候很多怕麻烦的企业,就只得乖乖交钱。投资公司“经纬中国”的创始人张颖,就曾在微博上厉声指责视觉中国,称他们漫天要价,甚至用“勒索”这个词来形容。由此可见视觉中国的目标不是只有自媒体,而是国内所有的企业,甚至还可能按照企业规模的大小来进行要价,要不然怎么会让一个投资公司的老板这么生气呢?无节制的版权收费,源于一次意外收获视觉中国一开始的初衷或许是好的,帮真正有著作权的摄影师索取版权费。但是后来一次意外收获,让视觉中国开始跑偏了。视觉中国在2015年发现一件事,去年自己集团跟某公司的关于著作权纠纷案件,被当作了经典案例公布了。而案例里清楚地说明了关于著作权纠纷的关键——只要照片上面有视觉中国集团旗下公司的水印,这张照片就默认是视觉公司的,除非能拿出相反的证据,也就是说除非你能找到照片的真正著作人。这能怎么找?很多照片可能都是网友随手拍完传到网络的,找不出来不就只能认输赔钱了。于是视觉中国开始利用这个方法大行其道,通过系统主动搜索,到处索要版权费。而且视觉中国还把2015年的这个案例作为警告的手段,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企业都乖乖交版权费的原因:对方有过成功案例啊,打官司我们也是输。上得山多终遇虎,一张黑洞图引发的“血案”视觉中国找过无数企业要版权费,这些企业以为自己真的侵权也就敢怒不敢言了。不过这次全世界都在关注的首张黑洞照片,居然也被视觉中国打上了版权声明,要用就得给他们缴费。这回广大公司可都不信了,黑洞照片不是科学家洗出来的吗,怎么就成了你们的版权作品了?在各大媒体公司的责问下,黑洞照片事件终于爆发,在网上引起了巨大舆论。有网友在视觉中国网站上的版权图库里,居然还搜索出了国徽、国旗的照片,于是紧接着“共青团中央”跟“人民日报”先后发声,然后就是现在这种全民声讨的局面了。至于引发一系列事情的黑洞照片,也已经被官方机构证明无需版权费了。一开始视觉中国创始人还严正声明,根据版权人要求未经许可不能用于广告、促销等商业行为。记者就此事采访图片来源方ESO(欧洲南方天文台),ESO表示视觉中国从来没联系过他们,而且任何媒体或单位想要使用黑洞照片,只要清晰标注来源就可以,不管是不是商用。ESO这段回应,对视觉中国来说还真是史诗级打脸,借版权名义大肆“碰瓷”,视觉中国的吃像未免太过难看。“高级”的危机公关手段:避重就轻,推脱责任在被共青团中央、人民日报等官微责问之后,视觉中国到现在已经发了两次道歉声明以及一次创始人采访稿。先来看一下这两次道歉声明,内容差不多,第二次多加了“公司高度重视,立即自查”等字眼,就是一个简单的补充。而两篇声明都有一个重点——这些图片都是由签约供稿人提供的,而平台只是一个审核失职的问题。而另一篇创始人采访稿,是在当天下午5点前就发出来的,不得不说视觉中国的危机公关还真的很利索,不到两个小时就能“采访”出一篇完整的新闻稿来。采访稿的内容都是针对网上的一些质疑进行回应,比如说黑洞照片、国旗照片、漫天要价等问题。不用细看都知道在推脱了——“国旗照片是别人上传的”、“漫天要价是因为企业不配合,要起诉所以费用高”。整篇采访稿可以总结出一句话:照片都是用户上传的,我们只负责收钱。看完视觉中国的这些公关回应,我突然有个问题,用户上传图片都不用审核,你们怎么确定他们有版权呢?不确定是否有版权怎么就敢要版权费呢?纵横广告江湖数十载,起诉超过1万次在“共青团中央”责问视觉中国的这条微博下面,有很多企业都在跟风,是品牌为了蹭热点吗?这回还真不是,其实他们是在讨回公道。通过天眼查数据可以发现,从09年到现在,视觉中国起诉的案件达到了1.2万次。这只是明面查得到的,而那些直接赔钱息事的企业呢,岂不是更多了。起诉名义基本都是“侵犯著作权”、“侵害作品网络传播权”之类,起诉的对象包括了很多像腾讯、微博这样的大品牌,而这些品牌中招的原因,就是因为把网络上的照片用作广告宣传、商业宣传。一、2017年腾讯就曾被视觉中国起诉,原因是腾讯的官方微信、微博上使用过的9张图片是未经授权的,而这9张照片是视觉中国版权图库里存在的,所以视觉中国要求腾讯删除相关照片并赔偿18万元。虽然视觉中国没有证据证明著作权在他们这一方,只是涉案图片在他们的版权图库里,但是腾讯也找不出真正拥有著作权的人。所以最终腾讯还是被判赔偿了4万元,而视觉中国的其他诉讼要求也被驳回了。二、视觉中国起诉的对象几乎遍及了每一个行业,金香港珠宝(深圳)在今年就收到了诉讼,案件号有10条这么多。而房地产品牌也是视觉中国特别喜欢的对象,武汉某地产开发集团也在今年被告上法庭了,开庭案件号达到了19条之多。医院中招的也不少,仅仅今年的4月份,开庭的诉讼中就已经有瑞安市人民医院、嘉兴市第二医院、乐清市人民医院等等十来家医疗机构。三、除了波及的行业广,视觉中国还把范围扩及到全世界,虽然其官网现在已经关掉了,但在之前就已经有网友发现他们把其他国家国旗也都收录在自己的版权库了。看样子他们是打算改名为“视觉世界”吧?(图片来自知乎@冬泳健将钱谦益)版权维护是正确的,是值得宣传的,但是视觉中国这种没有实际版权却要打着旗号收费的行为,确实是太可耻了。不过在这里也要提醒品牌方,进行商业广告宣传时,还是要注意引用的图案是否有版权,免得带来没必要的麻烦。

公开资料显示,视觉中国创立于2000年6月,是一家视觉影像产品和服务提供商。其核心业务板块为“视觉内容与服务”、“视觉社区”和“视觉数字娱乐”,同时拥有中国最大的视觉内容互联网版权交易平台。

在今天三表龙门阵的《天下自媒体苦视觉中国久矣》中,很多人分享了被视觉中国碰瓷的恶心事件,以下来自三表的评论区:

对此,视觉中国发布《声明》、《致歉声明》回应,并未打消舆论质疑。4月11日晚,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约谈视觉中国网站负责人。目前,视觉中国网站已无法打开。

16:08

4月11日晚间,天津市网信办连夜约谈视觉中国并责令视觉中国网站立即停止传输相关信息,采取措施消除恶劣影响。紧接着,视觉中国在微博发表致歉信称,将接受广大网民和媒体的监督批评,全面配合监管部门彻底积极整改。

总之,这几年版权市场被规范起来当然是好事,合理的版权收费当然应该支持。

若要有效规制此种版权乱象,张新年建议,一是需要网络监管部门更加有效地即时监控并关停相关盗图系统或网站;二则是需要司法部门进一步通过公众号、媒体或讲座等形式向公众普及知识产权知识,建立起公众的版权保护思维,才能从根本上制止此类盗图乱象的发生。

创始人身价缩水1.3亿 我们不可能去“敲诈勒索”

张颖的一番话也间接的揭示了视觉中国们的赚钱门道。

Unless specifically noted, the images, videos, and music distributed on the public ESO website, along with the texts of press releases, announcements, pictures of the week, blog posts and captions, are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and may on a non-exclusive basis be reproduced without fee provided the credit is clear and visible.

视觉中国声称自己为正版图片下载平台,张新年表示,那么在审核用户的上传图片时则应尽到更多的实质审查义务,若未对相关人员上传的图片进行实质的权利审核即上架相应图片,则依据《侵权责任法》及《著作权法》的规定,应与相关不法人员承担连带侵权责任。

这位45岁的前摄影记者,如今身价超10亿元,是25家公司的法人。

视觉中国确实迫切需要净化版权池

再比如:

图片 1

15:51

张颖称,视觉中国开发了一个系统,有组织地大范围搜索未授权疏忽使用他们图片的各种企业,然后漫天开价的要求巨额赔偿,通常一个小疏忽一张图片也不接受删除,直接索取几十万人民币的天价赔偿,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并对这种商业模式冠以“勒索”二字。

按照他们这个碰瓷的手法,我没被找过真的只有一个解释——我做得不够大。

版权乱象,并非孤例,如何监管此种版权乱象问题,张新年表示,由于中国知识产权保护起步较晚,大多数公众的维权意识较弱,在网上发布图片时多未考虑到版权问题,即便被侵权也未能有效地积极维权,这也是造成不法分子无所顾忌盗图贩卖的原因之一。

欧洲南方天文台回应媒体称,视觉中国的这种版权主张不合法,ESO从未,也不能将他们的图片版权转让给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且视觉中国从未就黑洞图片联系过ESO。

4月10日晚,首张黑洞照片在六地同时发布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01

展开全文

对于上传照片的人来说,照片销售出去以后上传者才可以拿到分成。据王强介绍,视觉中国刚创立的时候,分成比例是五五分账,视觉中国和版权人平分,后来变成了七三分、八二分,“视觉中国拿收入的大头,摄影师拿小头”。

天眼查数据显示,视觉中国主体公司为视觉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法律诉讼有135条,其旗下两家公司汉华易美涉及法律诉讼4011条,华盖创意涉及法律诉讼8000余条,三家公司涉及纠纷案件共12000余条,其中案由绝大部分为起诉他人公司作品侵权。

而且,在欧洲南方天文台的官网,有明确的版权政策说明。

原标题:张新年律师:视觉中国以无版权图片维权,涉嫌诈骗或敲诈勒索罪

第一种情况,《著作权》保护的对象是创新、创造性的劳动。视觉中国直接将他人的logo图案做了矢量图、打上水印,其中没有“创造性劳动”,当然不能享有著作权,视觉中国拿这个“盖戳卖钱”本身就是对著作权的侵权。

只是,类似这种冒充版权的图片,在视觉中国到底还有多少呢?从此次被爆出的国徽、国旗等图片版权问题来看,即便经历了去年的冒充PRphoto版权事件,视觉中国也并未对自己的版权池进行自查清理。

“同时,视觉中国以自己根本不具有版权的图片作为事实基础进行所谓“维权”的行为,可能涉嫌诈骗罪或敲诈勒索罪,但具体是否涉嫌犯罪还应经由相关侦查机关进行调查后方可知晓”,张新年表示。

共青团中央发布微博点名“视觉中国影像”,质问“国旗、国徽的版权也是贵公司的?”

假冒版权的锅都是摄影师的?

这些本应属于“人民”的东西,都变成他们谋利的工具。

“但是,根据EHT官网及ESO对该黑洞照片的授权协议可以看出,在该协议中,EHT已经对其拥有的黑洞照片著作权进行了部分放弃。因此全世界的公众甚至是媒体、公司等都可以免费对其进行使用甚至是演绎或商业用途,只需注明其来源,以及说明是否作出了修改。”张新年称。

声音 自媒体应付出运营成本

这种商业模式从法律层面而言似乎并无不妥。然而,即使抛开对其“敲诈”的指控,视觉中国和全景网络是否真的拥有自己所宣称的图片版权?

如果你参加过任何公开活动,建议你也上去搜一搜自己,说不定自己的大头照正在视觉中国的网站上呢,未来这些照片会不会待价而沽,谁也不知道。

视觉中国是否可以主张“黑洞”照片在华版权,张新年表示,由于“黑洞”照片是通过EHT进行拍摄后得到的,因此该照片应归属于EHT。同时由于中国与EHT、欧洲南方天文台的组成国家均为《伯尔尼公约》的缔约国,因此该EHT对于黑洞照片的著作权当然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

14:00左右

黑洞照片版权问题爆出后,共青团中央微博爆出在视觉中国里发现了标注了版权所有的国旗和国徽的图片。这引发了全行业的声讨,包括Baidu在内的多个企业都发现自己的logo成为了视觉中国的版权作品。


对于国旗、国徽图片的使用问题,张新年表示,根据中国《著作权法》的规定,对于相应的摄影作品是应当受到保护的,其中也包括对于国旗、国徽的拍摄。若视觉中国网站上的国旗、国徽图片是通过摄影器材拍摄形成的,则对其进行版权保护也是合情合理。但是《国旗法》、《国徽法》中明确规定禁止使用国徽、国旗及其图案进行广告用途的使用。因此视觉中国将国旗、国徽图案放于网站上公开宣称版权的行为是否应定位于广告用途仍需仔细推敲。

究竟什么样的图片算侵权?

这一次,视觉中国和全景网络们又会怎么做?

音乐市场只是冰山一角,就不一一列举了。

针对公众对视觉中国平台上其它图片版权的质疑,张新年表示,若视觉中国通过图片搜索技术将网上的图片盗用至其网站上,再声称具有相应版权予以售卖或“维权”的行为经有关部门调查属实,则依据《著作权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的规定,视觉中国已经构成对相关图片权利人著作权的侵犯且涉嫌不当得利,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9张图片索赔18万元 医疗机构房地产商中招

视觉中国的创始人柴继军曾在朋友圈发表声明称,黑洞照片是视觉中国通过合作伙伴获得的编辑类使用授权,该图片授权并非独家,且被要求只能用于编辑用途,未经许可,不能作为商业类使用


针对视觉中国声称拥有黑洞照片版权问题,在黑洞图片的著作权人已经明确放弃相应权利的情况下,却又再授权视觉中国使用时限制了相关权利的做法是存在争议的。张新年表示,对这一点,相关法律、法规尚未作出规制,建议公众仍要遵守《著作权法》的规定,在从视觉中国网站上下载图片时,按照相关的版权声明进行处理。若如需将黑洞照片用于商业宣传则可以考虑于EHT或ESO官网上进行下载。

在照片的价格上,王强表示,定价权是协商的,定价权可以在上传者自己手里,比如签约的时候自己说照片卖多少钱一张,然后根据销售量分成。但是绝大部分定价权在视觉中国,所以有时候照片具体卖多少钱,上传者并不知晓。

12日,国家版权局发文指出,图片版权保护将纳入“剑网2019”专项行动。国家版权局表示,重视图片版权保护,依法维护着作权人合法权益,各图片公司要健全版权管理机制,规范版权运营,合法合理维权,不得滥用权利。"

把很多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明码标价,然后用近乎勒索的方式要钱。

编辑/陈贤忠

第二种情况,广义上的“二次拍摄”, 一些官微编辑不理解:自己家的楼、自己家的产品被拍摄做成图片之后,怎么成了人家的知识产权?其实,商品、大楼本身并不产生摄影作品的著作权,相反在拍摄过程中,摄影师是付出创新性劳动的,包括光线调整、明暗对比等,所以“二次拍摄”会产生著作权。

该事件的最终处理是视觉中国与该摄影师解约、图片下线、并将摄影师信息发给图片库同行。


图片版权归属问题,激起全民热议。如何合理地保护图片版权?对此,搜狐智库连线了北京京师律师事务律师张新年。

7:44

随后在12日凌晨3点43分,经过天津市网信办连夜约谈,视觉中国再发声明,表示接受广大网民和媒体的监督批评,全面配合监管部门彻底积极整改。

然而就这样一张全人类最高级的天体物理学家,代表人类,标志科学无国界的一张照片。

近日,“黑洞”照片刷屏全世界,国内知名图片版权库视觉中国因声明拥有“黑洞”照片的在华版权,由此打开了中国存在的图片版权黑洞乱象,引发全民讨论,包括共青团中央、海尔、360、新浪在内的多个机构和企业,对视觉中国主张的相关图片版权表达了不满。

2000年5月1日,网站正式运营,取名“Photocome”。后来因新浪上市后业务扩展,需要大量图片,于是就跟“Photocome”合作,当时开价是每张图片50元,每月费用达几十万元。2005年,柴继军离职,并与国际知名数字影像公司Getty Images成立华盖创意,图片生意发展迅速。2014年该公司借壳上市,原股票远东股份正式更名为视觉中国。

一时间,视觉中国陷入成立以来最大的舆论和信誉危机。

然而事实真的如视觉中国所说吗?

进一步,张新年补充道:虽然视觉中国平台可能存在侵权行为,但如果视觉中国将其自行拍摄、制作或可以确定版权归属的图片放于平台,则依据《著作权法》的规定仍是可以对其主张权利的。

随着公众号、微博等各类自媒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由此产生的图片、文章、视频著作权侵权纠纷数量较往年有大幅增长。法院法官提醒网络公司及个人,厘清法律所规定的合理使用范围,对于非合理使用的情形应当取得他人授权并支付报酬。对于宣传内容所使用到的图片、文章,要加大作品创作的投入,要舍得投入成本,形成的著作权也要注重版权登记。购买他人作品时要注意合法来源的审查。

上一篇:没有了

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iphone-recorder.com. 澳门新普京网址-游戏手机版软件app下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