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它不像线上的广告,ofo需退还押金9.9亿元

但是它不像线上的广告,ofo需退还押金9.9亿元

作者:广告色剂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3-26 05:45    浏览量:

近段时间,小黄车的退押金热潮是又把ofo成功地推到风口浪尖,小黄车CEO戴威一次次地否认破产传闻。据说排队退押金的用户已经有1000万名,等到最后一名用户退完估计要等到3年后。我忍不住想起二战时候的英国首相丘吉尔跟他那段“至暗时刻”的战斗。已经满面皱纹走路要拄拐杖的丘吉尔被一个不信任自己的国王起用,背负着全国人民的希望跟国家覆灭的压力在最黑暗的时刻斗争——跟人民一起反抗残暴的法西斯,还是接受第三帝国的“庇佑”,而后成为他们的傀儡?戴威在上个月给自家员工开的全体员工大会上说“ofo不会倒闭,其他都有可能”……这是员工们等待已久的、久违了的员工大会,据说,戴威看起来有点疲惫,但还是很平静。其实我们从ofo前期的烧钱营销模式就可以看出端倪了——在广告传播上,小黄车是很“给力”的,从线上线下一个不漏。2017年开始更是找了许多大牌明星周冬雨、奚梦瑶、佟大为、袁姗姗等展开合作,由“流量小生”鹿晗做品牌代言人。共享单车经济比较难赢利已经是大家公认的事实,ofo也很快面临资金紧张的问题,所以在2018年初的时候,不单单是ofo,摩拜也一起结束了骑车补贴的活动,但很明显这可以说是杯水车薪,所以二季度的时候,ofo开始做广告招商,同样分为线上和线下。看起来像模像样的广告招商方案,为什么还是没能挽救ofo的资金链呢?先看下自行车上的广告:1. 广告面窄——后轮三角板、车篮、车把三角区域还有车座,这么一小块的面积大家说可以放些什么上得了台面的广告呢?感觉牛皮癣广告会比较合适,所以就只能看向车轮了,前期跟小黄人、皮卡丘、熊本熊等IP合作,但又是因为作用比较鸡肋或是其他什么原因,反正后面就没什么合作了;2. 车身广告高成本——其实车身广告是比较被市场认可的广告方式,但是它不像线上的广告,就制作出来之后直接在哪上线放哪里,车身广告除了设计之外还需要厂家制作,而且数量庞大,成本是降不下来;3. 国家政策——不说车身广告的效果,它目前还面临潜在的政策风险。比如,上海市交通委员会发布的《上海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管理办法》草案明确要求,不得在车辆上设置商业广告,根据《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试行)》,投放车辆应符合国家、行业标准,安装车载卫星定位装置,不得设置商业广告。所以这条路未来可能就完全堵住了。再看看线上的广告:其实线上的广告应该算是一条更明智的道路,但ofo偏偏要选择一条掉(zuo)粉(si)的路——用户要扫码用车之前需要先看一条5秒左右的广告……不知道戴老板会不会有疑问——在大部分人的认识中,都以为是先有了摩拜,后来了小黄车来抢市场,但事实上ofo才是最开始进入市场的共享单车,从一开始,ofo在社交平台上的声量跟市场占有率也都是具有很明显的优势。直到上个月的全员大会,戴威表示他“错了”,他说去年就应该探索广告变现等业务,因为仅仅靠单车骑行收费不能实现盈利。戴威也向员工们表示,未来ofo会分化出更多APP,多元发展。总算可以看到一点曙光,至少这应该是目前看来真正能解决资金问题的发展之道。就近日的退押金风波,多才多艺的网友不也都纷纷贡献了很多好点子吗?丘吉尔最后是不辱使命,冲破至暗时刻,带领他的国家跟人民走出了危机,结局是皆大欢喜。本质上共享单车是利国利民的好项目,戴威说他曾经想过放弃,因为确实没钱了,不想管了,但他不想像小蓝那样,所以最终还是选择了坚持。所以我也想讲句感性的话,望天能不负有心人,等待戴威带领他的ofo走出寒冬。

  即便现场排队,押金也并不是马上就退。据现场人说,此次只是登记,并非直接返还,而且登记资格也仅限于退押金但15个工作日没到账的用户,已经提交了申请但还未到时限的或者还未提交申请的,不予登记。而登记了的用户想要拿到押金,还需要三个工作日。

此外,ofo在人员配置上也在瘦身。ofo联合创始人于信在6月接受《财新》采访中提到的“ofo运维人员从12000人缩减至9000人”。于信此描述为是“重新梳理团队”,而不是“裁员”。

这篇文章在网络上获得比较高的传播度,不过,后来,胡玮炜向媒体否认了该文章的真实性。

据ofo员工透露,戴威计划在上市时打上北大师兄送给他的领带,甚至想好了敲钟时要发表的“获奖感言”。

  合并失败,让戴威站在了资本的对面,但初遇大浪,他还充满自信。

在去年,某共享单车企业创始人对网易科技表示,该《意见》的也只是指导意见,并不具备强制力和法律拘束力。此外,多位法律专家也曾对外表达了此类看法。

在ofo再一次陷入至暗时刻的当下,对于共享出行到底该何去何从,有媒体报道胡玮炜分享了自己的看法:“共享经济在我看来就仅仅是一个开始。未来的出行市场也还有很多很多变化的可能性”。

他在信中写道,“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他一如既往地慷慨陈词,高喊口号,鼓励自己“脸书也曾经差点卖掉,留着最后一口气,也许就能把握下一个机会”。

  经历了这么多,戴威才27岁。也许ofo只有一种结局,但他的未来还有无数可能。

此外,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多个地方政府出台的指导意见,采取了与10部门《指导意见》相同的措施。在部门责任的规定中,天津市文件提出,“市交通运输委、中国人民银行天津分行、天津银监局,根据各自职责,负责企业经营行为、资金专用账户和金融机构的监管,防范承租人资金风险”。上海市文件提出,“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上海银监局加强对企业资金专用账户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

从ofo官方的回复口径来看,《证券日报》记者发现,12月17日,ofo称承诺依序妥善处理好退押金事宜后;紧接着12月19日下午,ofo 创始人戴威发布内部信称,为ofo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但并未明确具体还钱时间。

情话版→_→:无论多久我都愿意去等,只要你把钱退我…

  在员工提问环节,第一个提问就是:“公司会不会被收购、会不会破产?”戴威对此表示,不会倒闭,其他都有可能。

共享单车的押金该如何处置,一直处于“灰色地带”。但政府部门一直在行动。

在微信朋友圈中,记者发现不断有用户晒出ofo退押金的页面显示图,排队等待的人数已经从600多万位飙升至12月19日下午5时的接近1115万位。

尽管已经登记完信息,但大多数人并没有感觉到开心,“这么多人退款,ofo有这么多钱吗?”

  01

据悉,去年9月,小鸣单车曾坚称其押金账户开设在华夏银行,账户的性质为银行托管的资金账户。但经广东省消委会向银行方发函了解,其开设的资金账户为一般账户,并非第三方监管的银行专用账户,其收取的消费者押金没有实施银行托管。

有用户反映称,自己早提交退押金十多天了,才发现还要提交支付宝账号核对,还有用户表示,提交退押金已经两个月多了,押金还是没有到账。更有用户称,ofo小黄车小程序不支持退押金,必须要下载小黄车APP。

图片 1

  戴威还承认自己犯了错,但不是向资本认错,而是认为去年就应该探索广告变现等业务,因为仅靠单车骑行收费不能实现盈利。他还表示,未来ofo会分化出更多APP,多元发展。

而已经“出事”的小蓝单车、酷骑单车、小鸣单车等公司倒闭后依旧无法归还用户押金的行为表明:挪用押金是共享单车行业普遍存在的规则。

负面消息不断,此前还有网友爆料为了退 ofo 押金,竟然想出了假装外国人给 ofo 写信的方法,并且 ofo 真的很快退回了押金。

人生难得遇上一次与命运对赌的机会。正如一位接近戴威的投资人所说,“当你赶上了这滔滔洪流,一旦放弃再想抓住这样的机会就很难了。”

  在11月14日召开的全员大会上,戴威回应了上述问题。

今年5月的员工会上,戴威曾将ofo现状比作了电影《至暗时刻》中丘吉尔面临的处境,并向员工表示:“如果不愿意战斗到最后,现在就可以退出。”

ofo正在遭遇雪崩式退押金潮。

一位共享出行行业创始人说挪用押金几乎是业内公开的秘密。骑行费用连最基本的运营支出都不能打平,一旦投资人不愿意再掏钱,缺乏造血能力的共享单车企业要活下去,只有这一条路。

  以前,ofo每个月都会举行全员大会。但近半年来,这是第一次召开。

《指导意见》称,企业对用户收取的押金、预付资金,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加快实现“即租即押、即还即退”。

排队登记的用户表示,自己18日排号是600多万,现在能不能退是未知数。显然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长,截至昨日下午5时左右,ofo的排队已经到了接近1115万位,按照最低每位99元押金计算,ofo的欠款超过11亿元,若按照199元计算,ofo的欠款则高达22亿元。

03

  戴威想独立运营,但又急需资本输血。

在物流方面,根据公开信息,ofo目前拖欠德邦、百世物流、云鸟等多家企业上亿元快递费。

记者发现,在官方平台上,小黄车还在持续为自己造势,17日发布消息称,12月20日,和ofo一起“骑”去2018搜狐时尚盛典,明年1月5日用户通过微博抽奖还有机会获得咖啡机一台。

图片 2图片 3

  即使质疑他走后门、贿选的“邹恒甫举报信”,也基本没有影响到他作为创业明星的鲜衣怒马、意气风发。

共享单车的押金问题从2017年拖到了2018年,现在眼看就要带进入2019年。

在使用ofo小黄车的过程中,主要有两种押金方式,第一种是99元,第二种是199元,在第一次退押金后,其押金就会变成199元。

图片 4

  04

进入9月份,ofo面临的资金难题就越发严峻。

彼时戴威用小黄车迎来至暗时刻来形容ofo面临的局面,面对如今这个局面,12月19日,ofo创始人戴威发布内部信称,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认同并坚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ofo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ofo的用户负责。

今年5月的员工会上,戴威将ofo现状比作了电影《至暗时刻》中丘吉尔面临的处境,并向员工表示:“如果不愿意战斗到最后,现在就可以退出。”

  一向生活优裕的戴威第一次体会到艰苦。“自行车是唯一的交通工具,我觉得它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据网易科技了解,ofo人员流失早在今年3月份就存在,三四线城市的供应链团队为“重裁区”。

ofo面临超11亿元押金缺口 戴威的至暗时刻还有多久?

12月17日晚些时候,ofo小黄车官方发布退押金政策提醒,表示线上申请和线下排队效果其实是一样的。

  一家意气风发的独角兽公司,崛起和溃败的速度如此迅速令人错愕,这是一个能写入商学院教材的案例,风口飞起的猪,掉下来,就跌得面目全非。

依靠商业化探索盈利模式,通过人员优化节省成本,借助全新的组织架构调整和升级,推动价值观建设.......过去的半年中,戴威带领着ofo积极的进行自救。“但这几天发生的一切恐怕要使戴威的努力付之东流了。”一位前ofo员工在朋友圈感慨到。

12月17日,有消息称,多位小黄车用户前往位于ofo总部的中关村互联网中心,成百上千的前来退押金的ofo用户在这里排队等待退押金,前来排队的人从公司的5层一直排到1楼门外。

小鸣单车宣布破产,公司账户上仅剩35万多元。

  一位投资人称,当时几乎所有股东都支持合并,只有戴威不同意。

押金难退已成行业公开秘密

在用户集体围堵ofo总部索要押金之前,市场上有一封有关《玮炜致戴威的一封信:那些花开》的文章在网络流传。

最后一次接受阿里投资后,昔日风光无限的戴威开始有意识地躲避媒体和公众的视线。事实上,在经过了一系列自救失败、独立无望、融资艰难之后,戴威已然选择放弃ofo。

  昨天,北京中关村(行情000931,诊股)互联网金融大厦,数百名ofo用户排起了大队退押金,场面蔚为壮观,有学生,有上班族,也有已经白发的老人家,排队的队伍从五楼延伸到了一楼大厅甚至附近商场及大楼外空地。

小鸣单车前CEO陈宇莹此前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共享单车的押金主要是企业自己在监管,“我们和各地的行业协会都有签订管理办法,之前有提过分城市等各种意见,但都没有落地的文件,目前的指导意见并没有明确具体应该如何监管,所以我们也在等,每家应该都是一样的。

12月18日,有现场用户告诉《证券日报》记者,ofo大楼被里三层外三层的排队退费人员和警察包围着,并且还引来了国外媒体采访。

结语

  于是在冰冷的教职工宿舍里,他一腔热血地想到了ofo这个名字,三个字母连起来像单车。

今年10月,界面新闻称,收到一份约半年前ofo的负债表,据材料显示,彼时ofo整体负债为64.96亿元,其中,用户押金为36.50亿元,供应链为10.20亿元。

ofo在声明中强调在ofo用户基数大,存在退押金申请激增的可能。并承诺依序妥善处理好退押金事宜。

05

  从前,戴威的固执是有本钱的。

酷骑单车曾称在民生银行设置了“专门账户”。但据民生银行北京分行透露,酷骑单车在民生银行开立的只是一般存款账户,银行“并未与该公司开展任何实质业务合作”。

她表示,摩拜现在在做精细化的运营,把全生命周期这件事情要做得更加完善,让大家看到共享单车这个行业更加积极的这一面。“在过去的7个月,我们几乎没有投入新的单车,但我们的订单量其实是不断上涨的。”

自那以后,ofo裁员、搬迁、资金链断裂等坏消息接踵而至,戴威始终没有发声。

  去ofo总部也不能现场退押金 最新进展来了

在这百亿级别的押金中,有多少被挪用,我们虽然不得而知,不过中消协在2017年12月20日发布的建议中指出,悟空单车、町町单车、酷骑单车、小鸣单车、小蓝单车等共享单车企业因资金链断裂等原因相继停止经营,未退还所收押金、预付费逾10亿元,涉及消费者数百万人。

大败局之下,共享单车的命运是否都只能走向被收购的命运。

承诺去年7月底押金全部退回的町町单车一夜间人去楼空。

  这样的资本碾压下,除了有腾讯做靠山的摩拜,其他对手统统被甩开。

而资金链危机也使得与ofo相关的诉讼和纠纷增加。7月底,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一家ofo小黄车的智能锁物联网通信服务商称,因ofo拖欠其通信服务费,将对300万辆小黄车智能锁陆续暂停服务。

戴威最后的坚持

04

  合并失败后,戴威在公开场合喊话:“资本要尊重创业者的理想。”但在投资人眼中,他把自己的权益凌驾在所有投资人之上。朱啸虎最先退出,向阿里转让了持有股权。

在中关村原ofo北京办公总部的理想国际大厦的20层的门口左侧墙壁上,悬挂了一张配有丘吉尔照片的电影《至暗时刻》的海报:“没有终局的成功,也没有致命的失败,重要的是继续前行的勇气。”

ofo将退还日期一再向后拖延,从1个工作日到改为3至5个工作日,如今延长到15个工作日,不少网友直呼:押金到底什么时候退还?

12月17日晚,沉寂已久的ofo小黄车公众号发表公告,称后台会根据申请提交的顺序进行信息审核与收集,并按顺序退款。在这篇阅读量迅速突破10万的文章下,ofo放出了近百条为其加油打气的正面评论。“我前两个月刚定了包一年的198元,押金我也不退。你们好好管理,永远办下去。”一位用户在留言中写道。

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iphone-recorder.com. 澳门新普京网址-游戏手机版软件app下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