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空创造了壹基金,刚刚看到有一个行业大号又开始贩卖焦虑了

天与空创造了壹基金,刚刚看到有一个行业大号又开始贩卖焦虑了

作者:澳门新普京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5-04 21:29    浏览量:

刚刚看到有一个行业大号又开始贩卖焦虑了,标题很耸动“30岁的广告人正在被抛弃”。然后写文章的方法就是咪蒙式的,我有一个朋友的写法。列举了N人身边30岁的广告人,所列举的事情无外乎,变化凶猛、新人凶猛、加班凶猛、压力凶猛诸如此类的。看完之后有些话想说。一,这个变化迅疾的时代里,压力巨大的绝对不是广告行业这个孤岛,还有比广告业更可怕的比如电商行业、互联网行业。拿压力出来购买焦虑是不合适的。你只要认真工作追求上进,就会觉得有压力。二、广告行业是一个要求快的行业,但如果想要长期呆下去必须有一颗慢的心。种瓜种豆都要一年的收获时间,更不用说陪伴品牌一起成长的漫长过程。如果你入行就是希望快速扬名立万,不好意思世界上可能没有一个行业能满足这样的想法,那些你看到的成功案例都是低概率事件。三、你需要焦虑的永远不应该是年龄,而应该是专业水准。技能是否能跟得上时代的变化,在每一个新词降临的时候可以快速判断这些新战场,是需要了解还是需要跟进,什么火了就做什么的结局大部分都是人家火了你凉凉了,你自己是不是每一年都可以做一些客户满意自己满意的作品,做事件比天与空更天与空、拍脑洞视频比意类更另类、讲故事碾压胜加。不要被那些媒体鼓吹的青年奇迹所蒙骗,马佳佳、神奇百货王凯歆、余佳文这些一时风头无二的青年领袖们都去哪了?媒体永远让你看闪光面,不给你看月球的背面。四、花时间焦虑什么三十岁之后要干什么,谁被谁抛弃。不如花时间好好想想怎么样让自己手里的案子更完美,想要站上时代的塔尖,绝对不是通过焦虑推动你实现这个目标的,而是需要强大的内驱动力的。比如拿奖无数的熊超,他就是十几年如一日的做一件事情,想创意执行、继续想创意继续执行,这种痴迷于创造本身的人根本没有时间去感叹三十岁来了四十岁来了五十岁来了这种无聊的话题。用年龄来做标尺,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五、黑榜认为让你在这个行业长期呆下去的动力有两种。一是对于创意的原生热爱,你喜欢的是创意,享受创意过程的时候还能让自己成功谋生过上小康生活(真赚不了大钱);还有一种,在广告这个大生态里发现了自己的赚钱门道,比如那些玩媒介做活动弄公关写行业公众号的。对钱的热爱和对创意的热爱,这两大驱动力能让你在这个行业乐此不疲长期作战。希望你可以找到自己的热爱。只说真话不掺假加上星标 别错过

本期访谈嘉宾叶海涛,Hytal Ye,数英网联合创始人及首席运营官。

1990年代,互联网诞生之初,是各大国际4A在中国呼风唤雨的时代,他们引领中国的广告市场,拥有不可撼动的行业地位。

本期访谈嘉宾杨烨炘,天与空创始人&ECD,中国唯一连续五年(2009-2013年)在戛纳创意节上获得狮子奖的广告人。4A升级版广告理念践行者,人文主义广告精神的倡导者。

前言

图片 1

与此同时,互联网的新土壤正孕育着一些数字营销公司。起初他们毫不起眼,慢慢崛起,2005年以后,随着人人网、QZone等社交媒体爆发出惊人的传播和营销力量,数字营销阵营的广告公司,越来越成为各大金主的合作首选,甚至成为领头的代理商,国际4A在传统广告领域无人可战的局面第一次有了明显的打破。

图片 2

前一篇文章广告公司还能活多久(一)里概述了一下互联网背景下广告公司的困境,广告行业的生态环境岌岌可危。

数英网联合创始人及首席运营官—叶海涛

微博、微信的相继出现,为数字营销插上了前所未有的丰满羽翼,特别是它快速裂变出来的Social专项代理公司又以催枯之势野蛮生长。

「广告常识」的读者对杨烨炘的经历和天与空的作品应该是如数家珍了,2013年光棍节之后,他和他创立的天与空,在国内刮起一阵又一阵创意旋风。

有不少用户留言评论,在微信公众平台转载后也有不少声音。

做一个低调潜行的幕后推手,让一切优秀的广告人站到人群面前。这句话用在Hytal身上再合适不过,作为国内广告行业网站流量数一数二,顶级数字媒体数英网的重要推动者之一,很多人对这个名字可能还很陌生,而广告人可能每天都要打开的数英网,过去6年,倾注了他的所有心血。

以国际4A为代表的传统广告,与新生数字营销集团的冲突达到一个峰值,业界传出电通收购安吉斯是一个标志,而2013年前者斥资32亿英镑收购后者,既是两大阵营的一次握手言和,也预示着广告行业势不可挡的融合的新潮流的到来。

2年多来,天与空创造了壹基金“今天不说话”、西门子洗碗机“我不想洗碗”、百度手机助手“全民道歉行动”等超过36次经典跨媒体传播战役。

不管什么观点,乐意听到大家的声音。我写此系列文章,也是想让更多热爱广告的朋友参与进来,群策群力,想想问题在那里,要怎么解决。有些身居高位的前辈,也请放下手中的鸡汤和纸上的大饼,卸下“创意万能”的诡辩,看一看被欺凌得只能拿命在拼的同事们。一个需要牺牲员工健康的行业,�还谈什么未来。

中考忘记填报高中志愿,他“失败”的在中专自由生长地学了三年美术,毕业那年和高中生一起参加高考,“成功”的被录为中国第一批新媒体专业的大学生,“因祸得福”的成了国内最早一批新媒体实践者。

以杨烨炘、李三水、江畔等为代表的国际4A高管或骨干成员,2013年左右,纷纷出走,自我革命,自立门派,天与空、W、意类等聚合两大广告阵营优势的广告新势力在短短几年间迅速崛起,数以百计的独立创意公司纷纷宣告成立。

上个月底,由广告业界世界性权威媒体《Campaign Brief》评出的“中国最热门代理商”22强榜单中,天与空成为中国本土唯一上榜的2广告公司中的一家。

所以今天继续聊聊广告公司可能的破局之道。

2000年从美术端开始接触广告,Hytal曾在安瑞索思、上海奥美互动等本土及国际4A任职。科班知识的基础,实战技能积累,使他谙熟本土及国际广告公司的作业流程及广告人的痛点,这也为他做数英网内化了快、准、狠的运营直觉。

国际4A遭受质疑,新势力的锐气投射到作品的成效颇丰,也偶起争议。如此行业大势,此前很少有媒体拉着各方出场,严肃讨论这个正在发生的百家争鸣的广告时代。

2年多来,杨烨炘用作品刷新了过往任职上海盛世长城、上海李奥贝纳创意群总监,北京奥美、广州奥美、广州李奥贝纳创意总监的战绩。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我)

今年是他从业的第十年,也是他推动DamnDigital升级为数英网的第十年,很荣幸,在这个时间点,能采访到他。以广告人及广告行业媒体人的双重角度,为我们详解他作为广告人的成长之路,更可贵的是他首次曝光了数英网内部操作经验。

《第一财经周刊》这篇深度广告行业观察文章,有理有据,集合采访,例举各方观点,综合地记录了这个剧烈震动的广告新时代。

这份战绩,除了对作品的一如既往的创意追求,还有努力达成社会责任的企图心,同时也开创了天与空式的跨媒体传播风格,及首创了地铁艺术展等创作手法。


从8月12日发出访谈提纲,到看完这份8755字的深度、坦诚的自我解析,完全超乎2个月的时间等待价值,沟通期间他的对工作的严谨,对工作玩笑地描述浸透在每一个字里。真实、真切。

这个正在到来的新广告黄金时代,你应该看看,这个时代的广告狂人们正在怎么干和怎么看。

一个被忽视的点是,他在经营创意公司,以及拥抱资本以创造更好的创意环境上,也有了一些新的探索。譬如国庆节前一天的9月30日,天与空宣布全资收购国内颇具艺术气质,声名鹊起的独立创意热店& Creative Lab。

�反攻的号角

广告公司眼看被逼到了�墙角,就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吗?不,以死相搏,或许能看到一线生机。

Eugène Delacroix的名作《La Liberté guidant le peuple》

首先,广告公司为何被动?

因为筹码不够。

甲方乙方合作,甲方的筹码是钱,乙方的筹码是创意。我有你没有的,咱们等价交换,合作愉快。这是童话故事,前提是双方都足够的专业,有教养,负责任,还有运气不错。

供需关系上,甲方要销售自己的产品,不一定要通过广告公司(互联网正在扩大这一点)。而广告公司要生存,必须要有甲方,因为甲方有钱。

甲方不止有钱,也可以有创意,有想法;乙方除了有创意,真的没有钱。而创意又是个虚拟和未知的东西,没有一个量化和可预判的评价体系。可钱是实实在在的,一百块就是一百块,汇率再跌也是一百块。恰恰甲又是服务成果的评定方。你说这个创意好啊,好到能赢戛纳全场大奖,好到一棒子打死所有竞品,好到能让你数钱数到手酸。甲方摇摇头,你只能换个方向。

�所以乙方的筹码——创意,有没有分量,完全是�根据甲方的判定。有人说服务行业历来如此。对,比如你去做按摩,你对得到的服务是有个可预知的范围的,好好不过欲仙欲死,坏坏不过伤筋动骨。而创意服务的是没有的,创意的魅力也来自于此,充满了未知的可能性。

商业合作中,如果一方的筹码多少完全依赖另一方的判断,天平就完全倒向了甲方,从而获得了心理上的绝对优势。在国内竞争激烈又万分浮躁婊气十足谁都看不起谁的商业环境中,这些心理上的优势,得到了无限放大,造就了乙方的无限被动。

也就是说,只要甲方愿意,乙方筹码为零,只有惟命是从。

因为绝大部分广告公司,真的缺钱。

不论你是广告人还是广告媒体从业者,反复阅读这篇访谈,一定会少走很多弯路。于我而言,这篇访谈实乃雪中送炭,关于用户、内容、盈利等方面的回复,无疑是我未来运营「广告常识」的不二指南。

原文标题《新·黄金时代》,已获授权,全文如下:

这种由“知名创意人发起+精品商业模式奠基+资本护航创意经营”的扩张模式,很可能在资本和作品之间找到了一个成功的平衡点。其想象空间是不言而喻的。

反�攻策略1——�创意为王

这是所有从业者奉为圣经的解决方案——创意。但,真的可行吗?

“广告公司�当然要用创意征服客户啊!”对,这个广告公司扫地阿姨都知道的道理,我怎会不赞同呢。创意是广告公司从业的根本,也是维系广告公司发展百年之久的基石。大家都懂,为何广告公司�走入了现如今的困境?

因为创意不是吃饭睡觉拉粑粑。没有一个公司敢说,他们能将自己的创意,在每一个case中,都做到非常高的水准,并一直保持下去。现实情况很可能是:你刚刚结束了一个草草了事的case,正在做另一个即将草草了事又无可奈何的case。

我们看到,最近很火的一些公司,如W、天与空,都是一些新创公司。他们连续几个作品都很好,客户排着队来求合作,简直就是广告界的白富美。可回看历史,现在的各大老牌4A,�当年也都是风生水起的行业大佬。这些公司现在又如何?今天刚听闻李奥贝纳广州要解散(待证实),另外一位4A朋友的消息说,他们公司要把今年还没付给freelancer的钱按8折付(没钱只能不要脸了)。

创意很美好。但真正靠创意支撑公司运转,并持续输出优秀作品的公司,能有几家。

广告到底是一门生意。

一个声名狼藉,但非常有钱的甲方来合作,作为公司管理者,能拒绝吗?

一个非常友好,也非常有钱的甲方来合作,作为公司创意总监,能保证高品质的创意吗?

“创意为王”很美好,但不是一个普世的解决方案,不是所有的公司都玩得转。

确实有广告公司,在整体颓势的广告行业中,展现出惊人的战斗力。依靠出色的创意产出/管理/执行,和客户死磕创意,获得了不错的成绩。而在大多数人眼里,他们只是“别人家的公司”。

问=Q=Adernous


如果说访谈成功者,该多了解他成功前的一些思考,好奇心日报这份访谈做到了。它的另一个值得一读的地方在于,有不少关于受访者和广告行业的挑战性提问,杨烨炘也都最大限度的给出了他的答案。

答=H=Hytal

当一个行业面临巨大的趋势变革时,人才流动一定会随之加快——这一点在当前的广告行业正在发生。这些广告人感受到了变化,经历了焦虑,同时也看到好创意有了更突显的价值,产业链有了更需要融合的趋势。这些变化带来了大量新机会,很可能预示着纷乱之后一个新的广告黄金时代。

反攻策略2——技术为王

每一次的媒体变革,都带来了广告行业的技术革新。

60年代电视广告崛起,20世纪初的互动广告盛行,之后新媒体层出不穷,到了现在百花齐放的移动自媒体时代,广告人一直�都是将新技术灵活运用在新媒体上的先锋。因为新技术�和媒体变革,�确实能造就一段广告行业的盛世。当微信Html5刚出现的时候,能做H5微信广告的公司立即成了香饽饽,甲方非常乐意用这种新的互动方式开拓自己的微信平台。LBS定位服务,AR技术,3D打印,都在刚出现的时候,吸足了市场的目光。

可是新技术能助广告公司破局吗?不见得。

技术的更新换代不是由广告公司主导的。广告公司更多扮演的是“传教士”的角色,把新技术更快地运用在大众传播中。广告公司本身也无法通过技术手段创造新的媒体形式。�所以在新媒体和新技术面前,传统广告公司没有主动出击�影响市场的能力,更多是依靠新兴技术和媒体本身的出现。

再者,新媒体形式和新技术的出现是没有周期性规律的,但一个技术的普及却是极其迅速的。大众传播领域发展至今,并没有出现壁垒特别高的技术模式。况且现在广告公司的技术都是外包形式,都能找制作公司解决技术问题。而通过一定时间的市场普及,新技术就变成了行业标配,市场的新鲜劲儿一过,也就是一种普通的传播模式而已。

新媒体和新技术的诞生只能助力广告公司红火一段时间,更多时候只是为创意增色。而有能力依靠技术影响市场的人们,更愿意选择自己做个技术公司。广告公司本身是一个非常热情的技术挖掘者和传播者,但�缺乏创造新技术的基因。


既然靠创意也不行,靠技术也不行,广告公司的左膀右臂都被绑住了,还怎么主动出击呢?

时代给你堵上了好几扇门,一定为你在角落偷偷开了几扇门。

你要做的不是在墙角低头哭泣,而是更清醒地看看自己,再看看那几扇新开的门。

既然不能靠创意,也不能靠技术,那就靠能力——作为一个创意公司的能力,一个创意人的能力。

别忘了你们能做KV,能写文案,营销策划,创意软文,互动网站,病毒大片......

别忘了那个�无所不能的自己。

反攻的号角已经吹响。

(待续)


相关链接:《广告公司还能活多久(一)》没看过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前面一篇


后记:

我又卖关子了,大家别砸我啊...

因为后文要写的必须得有这些铺垫,而且篇幅太长也没意思。大家就当看连载小说吧,就是更新的有点慢,抱歉。

期间还碰到了前辈来逐一反驳,驳得乱七八糟的,居然还有好多人叫好。说我写的是歪理,他写的“广告公司离职员工多是为了广告行业创造良好环境”这才是歪理吧。�如果是非常良好的发展平台,大家为什么都离职了呢?浓浓的鸡汤味,又不是在忽悠刚入行的青年和甲方。为了反驳而反驳,实在没逻辑就硬掰。

我呢,绝对没有“唱衰”广告行业,恰恰相反,套用简友的一句话——

爱之深,责之切。

看得清现实,才能真正改变行业的境况。有良性的行业生态和环境,才能有更多人才加入,才能有更多优质的创意产生,中国的广告行业才能真正走到世界顶尖。

用“创意”每天给自己心灵喂鸡汤,只活在理想世界中的朋友们,祝好。

                                                                                              —《第一财经周刊》执行总编辑 赵嘉

本文已获得杨烨炘授权,原文标题《最能丰富创造力的,是失败》,全文如下(问题8有个小互动,不妨参与一下):

Q1:数英网的联合创始人,这个标签大家熟悉,想八卦下做数英网之前,您的求学和职场经历。

图片 3

问=Q=Qdaily/好奇心日报

H:求学经历又一次让我对过去产生回忆。中考勾选志愿的时候,只选择了“中专美术”忘记勾选“高中”志愿,这相当于我参加了中考,但是只能读中专。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狄更斯的这个金句常被用来形容各种喜忧参半的情景,这刚好是眼下广告行业的写照。

答=炘=杨烨炘

在同学、老师眼里我挺傻的,父母也非常生气。在那个年代的观念里,读高中是考大学成为高材生,读中专是学习技能谋生活。我曾经觉得这是我人生中最失败的一次失误,我很难受,一个人默默哭泣。

JWT上海策略策划总监徐振锋就有些着急。他发现过去这一年中,越来越多让人眼前一亮的营销案例出自于本土的小公司。

然而现在回头想想,或许这是一次成功的失误,因为我读中专美术,我是带着成为“画家”的梦想去读的;中专比高中环境相对自由,我自己把控时间,自己在外面租的破房子安静地学习文化,废寝忘食地呆在画室,半夜也可能睡在画室;我当时担任班长,担任艺术系副主席等职务,这迫使性格内向的我,对外接触更多,让我变得更自信;那时我就开始接触电脑上设计,先于高中生了解互联网行业;2003年,中专毕业那年,我和高中毕业生一样参加了高考,考上一本浙工大的新媒体专业,赶上了第一批新媒体大潮。这些经历,现在回忆,是多么的宝贵。

比如今年5月,由W公司策划的New Balance的广告片《每一步都算数》上线5天内就在腾讯视频播放了超过500万次,而这个影响力级别的广告以往基本都是由4A公司投入几十人、花费几个月时间完成的。反观W,它于2014年10月才成立、只有几十人规模。

Q1:连续五年拿到戛纳狮子奖,曾经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现在呢?中间有过变化吗?

图片 4

图片 5

炘:我记得我在不少场合说过:“即使拿100座金狮,也不如一件改变社会的大创意”。

图片 6

李三水从W+K离职之后创办了独立广告公司W,他认为现在papi酱和罗永浩都是广告公司的对手。

拿奖固然是一件好事,是锦上添花,但影响力并不大,离开了广告业,戛纳创意节几乎名不见经传。

图片 7

像W这样以创意为主导的本土小型独立广告公司近年来频繁涌现,包括2012年12月成立的Karma,2013年11月成立的天与空,2014年成立的oookini、意类等。在它们的客户名单上,已经开始出现诸如可口可乐、西门子、耐克、淘宝天猫、腾讯这些传统的和新的广告金主。

一件伟大的作品必须要对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而这是不需要任何奖项证明的。

图片 8

“老实说,在有些地方,我们(4A公司)已经跟它们产生竞争了,这不是未来的事情,而是正在发生的。”徐振锋在电话里向《第一财经周刊》承认。

Q2:这些奖项给你带来了什么?好的,和不好的?

大学新媒体专业让我对未知的互联网产生兴趣,也是对数字新媒体领域疯狂追求的四年,我感谢同寝室的三位带着我组建Digital Media数字媒体协会及工作室,一个非营利性的,以学习探索交流实践为主的概念型工作室。大学期间,我渐渐的成了夜猫子。

同时,无一例外的,这些徐振锋口中所谓的小公司,其创始人都有过在4A工作的经历,他们中有的人甚至已经待了十多年。如今选择离开,当然有部分是出于个人选择,但更多还是因为整个广告行业已经开始发生巨大的变化。

炘:引来了很多的骂名,被很多人称为“飞机王”。飞机稿是指没有出街的为奖项而奖项的作品,过去确实创作了不少。

图片 9

2013年10月,杨烨炘离开了供职长达15年的4A,和其他几个合伙人一起创办了天与空。他当时是上海盛世长城创意群总监,更早之前,他还担任过上海李奥贝纳创意群总监,北京奥美、广州奥美、广州李奥贝纳的创意总监。

我并不反对飞机稿,当时创作这些飞机稿的时候,冲着奖项去是其中一个原因,另外的原因是,不甘于让一个好的想法自我阉割、自我枪毙,希望这些作品能产生意义和价值,能影响行业,也许它们会出现在很多微信公众号和教科书里面,成为值得借鉴的广告案例。

关于我的职场经历,07年毕业第一站就来到了陌生的大上海,5-6个人挤在一个8平米的房间,去网吧找工作。那时候找工作很难,没有垂直专业的网站为做广告人找工作,投出去的简历没回音, 以致后来我们创建“数英招聘”专门为高端广告人才找工作。

图片 10

当然,我也反对对飞机稿的过度迷恋,静下心来创作好每一件出街稿才是正经事,将出街稿打磨到拿大奖的水平,并赢得市场的广泛认可是一种更高标准的自我要求。这也是我创办天与空广告公司的初衷。

简单说说我印象较深的三家广告公司:

杨烨炘希望把4A公司的传统广告、数字营销以及公关、线下活动结合起来,他认为这是广告未来发展的趋势。

Q3:你做过当时津津乐道,但后来自己都尴尬的作品吗?

1) 第一家,做地产传统广告,薪资500元/月的实习生,工作15天提出离职。离职原因:传统广告真的不适合我。

“我有一种很强的危机感。”杨烨炘对《第一财经周刊》说。2012年夏天,他的团队为立邦漆做了一个以“刷新生活”为主题的地铁艺术展,“我很明显感觉到4A还是以传统广告为主,跟数字营销公司、公关公司都脱节了,”因为推广和传播的工作是分别由另外的数字营销公司和公关公司做,“也就是说,创意的空间很狭窄。而且这些公司并没有参与到我们早期的创作工作中,每家公司又有自己的老板、创意和营销总监,会对创意做不同程度的歪曲,流程也会拖得很长。”

炘:没有,我从不后悔当初的选择。即使偶尔也会有一二件作品违背了自己的初衷,走了一些弯路和邪路,我也认为这是有必要的尝试。

2)第二家,终于进入正轨军公司,中国本土互动营销大牛公司:安瑞索思,薪资:保密(刚好能吃饱并交上房租了)。我要感谢Leader王小塞(现有门互动创始人)和 Tina Wang收留我,及对我的极大信任和鼓励,在这里,不缺源源不断的工作Brief,不缺通宵加班。

杨烨炘的危机感源于当时整个广告环境已经发生的变化。在前一年,也就是2011年,戛纳国际广告节更名为戛纳国际创意节,并且从2012年开始,基于互联网技术的广告奖项迅速增加,技术公司开始大量进入这个行业。也就是说,创意在过去只是广告公司的一个部门,而现在的情况是,广告公司变成了创意的一个部分。

Q4:能不能简单说下那一二件你觉得“违背你自己初衷,走了一些弯路和邪路”的作品?

图片 11

“如果你还称之为广告行业,称自己是广告公司,是不行的。”苏若菲说。她在2013年5月离开从业10年的广告行业去了甲方,为天猫市场部下属的品牌部工作,在此之前她担任上海BBDO的客户总监。“创意既包含传统广告,也包括技术类的互动、社会化营销、娱乐营销,甚至线下活动—所有传统4A以前不会做的东西,现在都成为了客户的需求。”

炘:具体的不太想说出来,不过可以说的是,这些作品是在创立天与空广告公司这三年内里面的作品。

3)第三家,安瑞索思后有幸进入上海奥美互动,这是一个广告人都向往的公司。我很庆幸能在Natalie这位女强人Boss下干活,能与Team Leader Kama(现KARMA颉摩广告创始人)一起共事。在奥美很苦,开会+干活+加班,我与Kama有难同当,形影不离,并肩作战,经常一起通宵熬夜,回想起那些日日夜夜,有一种从死人堆里活着爬出来的感觉。我感谢奥美,年轻就应该冲向最残酷的战场厮杀。

图片 12

Q5:公司创办三年,现在的发展成果如何?有什么超出预想的东西?

图片 13

苏若菲从广告公司去了甲方,她发现很多传统广告公司不会做的业务现在都成了客户需 求。

炘:其实,比预想的要好很多。刚创业的时候,预想的就是只要不倒闭,就算是成功了。因为就我个人而言,我并不是一个聪明的生意人,所有的经验都在创意这一件事情上。在广告这个领域,创意人创业相对是比较难成功的,而做客户服务,做策划,做媒介的,出来创业相对会容易一些,关系与资源等方面会较有优势。

图片 14

2012年令她印象深刻。一些小型的专门做数字广告的公司出现,4A公司也开始纷纷成立数字部门。跳槽到带着“digital光环”的公司成了广告人一个热门的选择。在这些所谓的新兴公司待过哪怕半年,再跳的时候就带着黄金标签。“当时就处在这么一个激进浮躁的digital狂热期。”苏若菲说。

不过,劣势反倒是优势,正是因为没有经验和包袱,原本先天不足的方面恰恰促使我们去塑造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创业风格和发展方向。公司创立一周,我提出了“ 4A 升级版”;创立半年,获得蓝色光标的注资; 3 年不到,产出了 30 多件跨媒体传播案例。

图片 15

她还记得当时团队做了一个案例,后来拿了很多奖,但拿奖的原因是在微博上请了一个非常有话题性的人,用一个有争议性的话题做了一个好玩的试验。“完全是社交媒体上的影响力让我们这个作品变得非常成功,而这个案例本身做的电视广告、平面,媒体合作,在整个项目里反倒好像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

一切比想象中要好,只要你做了最坏的打算。

图片 16

但一两年后再谈到数字营销,她发现大家的思路还是在很传统地去做MiniSite(活动网站)这一类的事,并没有推动真正核心的东西。更早的时候她还在麒灵广告待过,这家2001年创办于上海的广告公司后来被一家来自波士顿的信息技术公司收购,2014年又再次整体卖给阳狮集团,“这在当时的国内还是很少见的,现在已经很明显了,就是各种奇怪的公司都在买广告(创意)公司。那时来了批老外,他们给我们讲国外很好玩的技术和产品,我觉得特别好玩,那不是在做广告,不是4A那套老三样。”

Q6:自己创办广告公司,和以前在4A公司担任创意总监,你感受到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图片 17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客户减了合同年份,公司甚至丢了客户”这种事逐渐多了起来,她想起更早之前看到一篇讲麦迪逊大道上广告公司生意锐减的文章,“你会觉得美国发生的其实跟国内是关联的,改变的浪潮已经席卷到中国,生意很难做,钱会减少,客户越来越挑剔。”

炘:在4A,只是一个传统广告创意人的工作,创意受到很多的遏制,只是创意部的总监,流水线上一个环节,限制很多,权力很小。离开后,权力会大很多,掌握更多的主导权,渗透力更强,创意会渗透到每一个环节。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金存依离开北京奥美,搭建了一个专注于解决中小型品牌需求的广告创意解决方案的众包平台。

2014年4月2日国际自闭症日,天与空为壹基金策划了“今天不说话”行动

Q2:您是美术出身,您觉得美术要上手,成为一个稳定发挥的专业广告人,哪些童子功必备?

同为做客户服务出身的金存依也感受到了这种变化。2012年10月底,35岁的她从北京奥美广告离开,成立不二广告。“奥美全球总部的任务要求简单明了:每年从客户那里拿到的预算要增加。但获得一个稳定的客户越来越难了,所以你听到最多的词就是比稿,而且客户自然是希望它的成本降到最低,”金存依说,“我走的那一年,公司很多人都走了。”

H:分享我自身的四点体会:

供职于知名创意机构AKQA耐克项目组的王元元、丁茗茗和郑商融选择离职创立oookini工作室的时间是2014年,这个小团队解释自己的创业其实是“抱着毕业的心情”。“4A模式首先是极度细致的分工,然后是极度完善的流程和快速的人员流动,因为它已经形成了工业化生产的模式,重体系而不重人,已经不适合个人型的人才发挥。”王元元认为相比传统4A公司,AKQA这类成立于1990年代左右的独立机构已经相当灵活小巧,但传播渠道的变化、新技术和中国近年来的消费升级浪潮还是让几个年轻人感到前所未有的机会正在到来,“过去几十年,中国广告业服务的对象最关心的其实是生产和销售渠道,只有在消费升级、强调品牌独特性的过程中,创意的价值才会特别凸显。”王元元说。

Q7:你是如何想象你的消费者?

第一,创意基于生活,基于文化知识。好好读书,多思考,思考容易走神,走神后快速回神。

图片 22

炘:消费者就是我自己,我是每一个消费者,每一个消费者都是我。不管任何地区的人,任何年龄的人,都具有人类最基本的向往和需求,都有共同认可的普世价值观。

下一篇:没有了

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iphone-recorder.com. 澳门新普京网址-游戏手机版软件app下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